乔治亚·奥姬芙大型回顾展亮相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

来源:99艺术网国际频道     编辑:[...]    2016-07-18 15:14:02
 

当前,泰特现代美术馆正在展出的是乔治亚·奥姬芙大型回顾展,此次展览距离奥姬芙人生的首次展览整整过了100年。此次展出作品100多件,是“美国现代主义之母”奥姬芙有史以来在美国境外的最大规模展出。众多珍贵作品亮相伦敦这座没有奥姬芙公共收藏的城市,像是来自美国沙漠的一阵风荡漾在泰晤士河面。

东方罂粟(Oriental Poppies),1972
东方罂粟(Oriental Poppies),1972

乔治亚·奥姬芙是20世纪美国最著名的女艺术家,有着一个漫长且奇幻的职业艺术生涯。1887年她出生在威斯康星州的一个奶农家庭,后受教育于著名的芝加哥艺术学院,1986年在新墨西哥州圣达菲离世。像众多的著名艺术家一样,我们对于奥姬芙的理解也比较片面。假如问奥姬芙画什么?可能得到的大多数答案是五颜六色的花,看上去容易让人联想到性。其实花只是她作品的一小部分,“当人们在我的画中读到情色时,他们是在谈论自己的事情。”奥姬芙说,她不认为自己表现了色情。展览用一条完整线索贯穿了她的整个职业艺术生涯,有早期的抽象探索木炭画、后纽约城市景观、纽约北部乔治湖的风景、树、花和叶子,以及她在最后几十年沉浸在偏远的新墨西哥绘制的风景和住处创作。展现了她对多种角度的美国风景的迷恋。

早期木炭和水彩作品,(创作时间1915-1917)
早期木炭和水彩作品,(创作时间1915-1917)
早期木炭和水彩作品,(创作时间1915-1917)
早期木炭和水彩作品,(创作时间1915-1917)
早期木炭和水彩作品,(创作时间1915-1917)
早期木炭和水彩作品,(创作时间1915-1917)

策展人Tanya Barson希望展览将为对奥姬芙的了解停留在巨型花卉和阳光暴晒的动物头骨上的观众带来惊喜。新墨西哥州圣达菲奥姬芙美术馆策展事务主管科迪·哈特利在预览当天也表示,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此次展览是“很重要的奥姬芙展览,汇聚了很多重要作品,涵盖了她广泛的创造力。”

泰特现代美术馆奥姬芙作品前的观众
泰特现代美术馆奥姬芙作品前的观众
秋天的枫树,1924
秋天的枫树,1924
黑色十字架与星星和蓝色,1929
黑色十字架与星星和蓝色,1929
新墨西哥黑山风景( Black Mesa Landscape, New Mexico ),1930
新墨西哥黑山风景( Black Mesa Landscape, New Mexico ),1930
白色鸢尾花,1930
白色鸢尾花,1930
有绿门的墙,1953
有绿门的墙,1953

比起大多数艺术家,乔治亚·奥姬芙算是幸运的,她巨大的花卉作品和曲折蜿蜒的抽象画曾被印制在无数的海报和明信片上,她很早就获得成功。1916年她29岁时在领先美国的推动现代主义的291画廊举办展览。291画廊位于纽约,画廊主是摄影师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施蒂格利茨大奥姬芙24岁,且已成家,但还是难以自拔地爱上可这位“缪斯”。史蒂格利茨称奥姬芙的作品是见到过的最纯粹、出色和真诚的作品,他有很好的经营画廊经验,奥姬芙陆续以相当好的价钱卖出许多作品。奥姬芙的创作也从开始的一些水彩或素描,到尺幅越来越大、主题越来越丰富的油画。施蒂格利茨还为他的“缪斯”拍摄了许多照片,有肖像、裸体、及乳房和有表现力双手的特写,为研究奥姬芙留下了大量珍贵资料。施蒂格利茨和他的现代主义交际圈对奥姬芙产生了深远影响。她获得了流行哲学和科学思想,这都为她的抽象提炼的绘画奠定了基础。

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拍摄的乔治亚•奥姬芙,1918
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拍摄的乔治亚•奥姬芙,1918

奥姬芙的成功还得益于她对画面中图像和色彩平衡的把握,仔细看她的作品偶尔会发现形体结构线在色彩之上。对她来说,色彩关系显然更重要。她还开启了看世界的新方式,笔下的花和叶等都是巨大的,取景很近,像是通过放大镜在看,感觉既奇特又陌生。画的山也是充满画面,避开了以前描绘景观常用的地平线。天空则像是通过动物骨盆上的孔捕捉到的景象。

幽灵牧场
幽灵牧场
在幽灵牧场的车中画画的奥姬芙
在幽灵牧场的车中画画的奥姬芙
在幽灵牧场房子露台上的奥姬芙,1944
在幽灵牧场房子露台上的奥姬芙,1944

好景不长,1929年奥姬芙与施蒂格利茨的关系开始变糟,当年她首次前往新墨西哥州旅行,那里炽烈的风景启发了她后来的创作。她第一眼就爱上了那里,此后每年都会前往,直在那里离世。“当她到达新墨西哥州,她感觉像是在家里,”策展人Tanya Barson介绍说,“她说,一到那里,我感到那是我的。”1934年,奥基夫在新墨西哥发现了幽灵牧场,开始在每天在牧场偏远地区画砂岩岩层。1940年,她在幽灵牧场购置了一套房产,并在土坯墙上安装了巨大的玻璃,这样她从床上就能看到炎热的红色风景。远眺还能看到Pedernal山,这座山山顶是平的,海拔有9865英尺高。如果说圣-维克多山是属于塞尚的,那么Pedernal山就是奥基夫的。好不夸张的说,奥姬芙一生至少画有30多幅关于它的作品。“这是我私人的山,”她曾这样说,“它属于我。上帝说,如果我画它足够多,我就可以拥有它。”

From the Faraway,Nearby,1937
From the Faraway,Nearby,1937

在新墨西哥,她试图创造一种美国现代绘画的新样式,像拓荒者一样开始了漫山遍野的寻找,发现了动物骨骼,从此这一主题取代了以往的花卉,动物头骨在奥姬芙看来也变得美丽而非可怕。泰特展出的就有此类的一件明星展品《From the Faraway, Nearby》,描绘的是山地景观上的一个略带蓝色,粉红色和橙色的鹿头骨。这在欧洲人眼中可能有点异域情调,但圣达菲奥姬芙美术馆的策展事务主管科迪·哈特利说,“尽管她描绘的是彻头彻尾的美国主题,但好不妨碍她成为世界级的艺术家。”

此外,展览展出的还有奥姬芙作品的另外一个重要时期——乔治湖时期的作品。1918年到1930年早期,乔吉亚·奥姬芙每年都会在其丈夫史蒂格利茨位于纽约州东北部的乔治湖房产小住。房产有36英亩大,西面是连绵不断的海岸线。在这里奥姬芙绘画变成了蓝绿色调,她不断从这里获得精神源泉,这一时期也是其多产和变革时期。

白色花1号,1932
白色花1号,1932

被人熟知的花卉在这次展览中仍然占据重要地位,主要借展于奥姬芙美术馆和北美藏家之手。包含有另一件明星展品是2014年破纪录的《白色花1号》,最终以4400万成交。这是女艺术家拍卖的最高纪录,虽然奥姬芙或许并不喜欢这一标签。

据悉,泰特现代美术馆“乔治亚·奥姬芙大型回顾展”展期自2016年7月6日至10月30日,随后将于 2016年12月7日至2017年3月26日在维也纳的Bank Austria Kunstforum第二站巡回展出,巡展的最后一站是多伦多的安大略美术馆,展期自2017年4月至6月。

编辑:江兵

关键词:
本周热点
热门关键字
热门点击TOP10
最新资讯
精彩专题
特别推荐